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  >  廉政前沿   >  警钟长鸣
不拿自己当外人的敬老院院长栽了
时间:20-05-26 来源:浙江省纪委省监委网站 分享到:
2020-05-25 11:20  来源: 浙江省纪委省监委网站

  “平时纪律观念淡化、法律意识淡漠,最终酿成大错,我深刻检讨,恳请组织谅解。”台州市黄岩区院桥镇敬老院原院长程立贵在忏悔书上写道。2020年1月,程立贵因长期私存敬老院公款,与个人资金混用,被开除党籍。

  2019年初,黄岩区委在巡察院桥镇的过程中发现,该镇敬老院的银行账户资金往来异常,院长程立贵涉嫌私存和挪用公款。拿到巡察反馈的线索,院桥镇纪委抽调人员成立核查组,对相关问题开展初核。

黄岩区院桥镇居家养老服务中心

  核查组从院桥镇民政办了解到,该敬老院由院桥镇政府出资主办,共有床位70余张,基本处于满负荷运营。程立贵于2003年开始担任敬老院院长职务,负责打理敬老院的日常事务。

  财务记录笼统,资金出入频率明显低于一个敬老院的日常运营收支,核查组在翻阅敬老院财务账册时很快就发现了问题。结合巡察反馈的可能存在公款私存的问题,核查组调取了程立贵所有的6个私人银行账户流水,发现其中两个账户资金出入频繁,其中,2015年至2017年,资金主要集中在尾号为5533的黄岩农商银行私人账户里,2018年1月之后,资金则都流向了杭州银行台州分行尾号为3546的私人账户里。初步核算,前后进入两个账户的资金有100多万元。

院桥镇纪委调取了敬老院历年收支情况

  以程立贵的个人工作收入,不可能有如此频繁的资金往来,而对比敬老院银行账户反常的流水,核查组判断,程立贵私人账户里的钱很有可能就是敬老院的日常收入。为进一步确认情况,核查组决定找程立贵谈谈。

  “敬老院开设了单位专用账户,日常资金往来为什么那么少?”

  “工作中我都是现金收进来现金花出去的,收的钱会存在个人银行账户里作为备用金,但手头现金达到8万后,我就会解入敬老院银行账户,这也是为了方便工作。”程立贵解释。

  “2018年后为什么要转存到杭州银行?这个银行在黄岩网点很少,你这不是给自己添麻烦吗?”

  面对这个常理难以说圆的问题,程立贵不得不向核查组道出了实情。因为自己的儿媳妇在银行担任客户经理,每月需要拉存款提升业绩,想着能帮就帮一把,程立贵就打起了敬老院托养费的主意。2015年以来,程立贵收取敬老院老人的托养费后,存放到儿媳妇业绩挂钩的个人账户里,金额累积到一定程度后才转存回敬老院的农业银行账户里。2018年,儿媳妇跳槽到杭州银行后,程立贵跟着把账户开到了杭州银行,继续通过私存敬老院的托养资金帮儿媳妇提业绩。

  核查组经过细致核对发现,2015年9月至2018年6月,程立贵将收取的部分托养费存入其个人银行账户作为备用金,库存现金余额长期保持在十多万元,且与个人资金混用。此外,程立贵还通过个人微信收款方式先后向托养人收取托养费18万余元,公款私存累计金额达到217.08万元。

  不仅公款私存,作为敬老院的“当家人”,程立贵更没把自己当外人,把敬老院的钱当成了自己家里的钱随意支配。2018年4月,程立贵儿子乔迁新居,程立贵顺手就把刚收上来的3.8万元托养费当礼金随礼给了儿子,直到当年6月中旬监管部门盘点现金时发现短款,程立贵才匆匆打电话给儿子,当天将钱打回了敬老院银行账户。

  发现问题后,院桥镇党委免去程立贵的敬老院院长职务。针对该起问题中暴露出来的敬老院运行监管漏洞,该镇重新明确了托养费收费标准和规范,制定了备用金制度和食品采购制度,并选聘了一名专职出纳,将敬老院财务纳入镇三资代理中心统一会计核算。

新的托养费收费标准和规章制度规范上墙

  2020年1月,程立贵被开除党籍。

浙ICP备06031970号-1  地址: 温州市鹿城区广场路188号 邮编: 325000 电话: 0577-88030835 传真: 0577-88030537 邮箱: qjw@lucheng.gov.cn

版权所有 中共温州市鹿城区纪律检查委员会 温州市鹿城区监察委员会   瑞星科技技术支持